价值与应对:对《资源的转换和对等》一文的思考与延伸

上1邪 1月前 82

本文为针对枕妞臂《资源的转换和对等》(下文简称《资源》)一文的思考与延伸,建议阅读本文之前先阅读《资源》一文。  

本文首发自旅法师营地:https://www.iyingdi.com/web/article/home/72255?title=%E4%BB%B7%E5%80%BC%E4%B8%8E%E5%BA%94%E5%AF%B9%EF%BC%9A%E5%AF%B9%E3%80%8A%E8%B5%84%E6%BA%90%E7%9A%84%E8%BD%AC%E6%8D%A2%E5%92%8C%E5%AF%B9%E7%AD%89%E3%80%8B%E4%B8%80%E6%96%87%E7%9A%84%E6%80%9D%E8%80%83%E4%B8%8E%E5%BB%B6%E4%BC%B8&remark=seed 

效用的问题 

必须要说,《资源》一文写得很好,尤其是一些从手牌到场面甚是放逐区的转化部分。但即使如此,要从这篇文章的理论上来探讨万智的牌理,还是有一些不全面的部分。

 文章第一节“法术力和手牌”开篇提到:你所获得的效用,应该大于或等于价格加上你的全部交易成本。在这里原作者举了一个生活实例:“比如说,你有两块钱,橙子正好卖两块钱一个,你买了一个,这就是你和水果小贩之间的等价交换。那我就要问了,一个橙子和两块钱完全等价吗?如果完全等价,你和小贩为什么不拿着钱和橙子像两个逗逼一样换过来换过去呢?(希望能产生一些画面感。)其实交换必须是不等价的,你愿意拿两块钱去换那个橙子,必然是因为那个橙子给你带来的效用大于两块钱。想想看,如果你买下了橙子,而我突然在你身边出现,拿着两块钱要求换你手里那个橙子,你多半是不会换的,因为你想吃橙子,在那时候你更希望享用橙子而不是攥着那两块钱。你不肯换来换去,原因之一在于交换是有成本的。你要花体力和时间去完成一次交换,这些体力和时间就是交易成本。”

 那我就先从“效用>价值+交易成本”这个公式来说起。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效用=使用这张卡,交易成本=卡片的代价,而其中最暧昧的部分就是价值。 

什么是价值?在我理解就是一张卡牌的重要程度。如果在对战掘密师,使用意志之力放逐一张杰斯作为额外费用就没什么必要心疼,因为杰斯作为一张四费没法对场面立即造成影响的牌,在对战掘密师的时候用途不是很大;而如果是控制内战的时候,则需要多想一下,因为控制内战的关键往往就在于旅法的结算,比掘密师的对局重要的多。

关键点在于,如何来正确的定义这个卡牌的价值呢?在《资源》里,一个谆谆教诲的例子就很好:我即使亏光所有手牌,也要阻止对手snt的结算。假设我吃了snt牌手的目眩,那即使我用第二个fow把我手里任何能用的蓝牌全部用光,我也要阻止这个snt的结算,哪怕这个snt手里有没有大哥是个未知数。更极端一点,他偷偷看了我的手牌,想把我的fow和威胁骗走。但这种情况下,你不光要亏2张手牌,即使亏光七张手牌也要阻止这个snt。 

回到最初的目的上面,我们在开始一局万智牌有两个目标,保证自己不输,赢得游戏。比如上面的例子,阻止snt的结算并不能让你获胜,但是可以让你暂时不会输。换句话说,为了让自己赢/不输,我愿意干一切事情(当然是规则范围内允许的)去达成这两个或者其中之一的目的,所以我要亏光手牌去阻止snt。既然如此,那我们光探讨价值就可以了,效用和交易成本真的重要吗?  

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我的观点很站不住脚,万智牌也不是游戏王,既然费用和代价被设计了出来,那就一定很重要。但你别着急,往下看。  

把上面情况的snt换一下,换成黑暗祭礼,我们应该去fow吗?如果不fow,可能就是思绪接倒胃口。即便如此,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fow。 

为什么?很显然是snt的价值,也就是重要程度,决定了我们去使用fow。snt比起黑暗祭礼来说要高一些,结算一个snt,你输掉比赛的几率要远远大于对方结算黑暗祭礼后输掉的几率。如果把康交给了黑暗祭礼,只要你不是下回合马上就能赢得比赛,你还是会输给对方其余的手牌,这个时候反而不如等待用fow处理掉对方炼狱导师的机会,也就是所谓的高价值。

再换一种情况,如果第一回合,对方没有下地,而是莲花瓣接上黑暗祭礼,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fow。因为地牌是万智牌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没有地,那你几乎什么都干不了。所以我们会选择去康掉这个黑暗祭礼来直接阻止对面胜利,而这个时候对面有地的几率是少之又少的。但至少可以认定,对方肯定是缺少弃牌或者地牌的其中之一,不然没有必要直接莲花瓣出黑暗祭礼,下地黑暗祭礼或者下地然后弃牌探路明显是更好的选择。而这种情况其实相对来说还算常见。因为作为一个组合技卡组,在不知道对方卡组的情况下,一回合直接展开大部分情况是没错的。如果去寻找弃牌,那无疑是拖慢了自己的速度,使自己手里面的卡的价值随着时间下降。因为理论上来讲,一回合能吃到的康是最少的。而对于风暴牌手来讲,接一个1地+祭礼或者莲花瓣+祭礼的起手要一回合展开的话其实区别并不大,甚至莲花瓣会更好一些。试想一下,如果这个风暴的起手如下: 

沼泽,黑暗祭礼,黑暗祭礼,柯帮祭礼,狮眼钻,炼狱导师,莲花瓣  

按照刚才的思路,直接下莲花瓣然后祭礼反而会因为骗出对方的康而赢得比赛,反之如果下了沼泽接黑暗祭礼,则会因为关键张吃了fow而输掉。 

 分析了这么多我想表达什么呢?就是如果你去做出一个操作,那么他的效用,必然是大于价值加上交易成本的。换句话说,只要你做了,至少在你心目中,你会认为这件事情是值得的,因为没人愿意去做亏本的买卖。就好比敌方场上有两个未翻面的掘密师,我如果可以用分叉雷击把他们同时干掉,我为什么要用两张闪电击分别杀掉他们?那如果我在实战中打出了用两个闪电击的操作,我一定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去节省这张分叉雷击。比如在对方探刺过后,打出了一张柯帮疗法。 

而这样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我每一件事情的出发点,都是我自己觉得可以接受的,那么这个公式的实际应用在哪里呢?而如果我不知道该怎么打,那我如何通过这个公式来帮助我判断我的抉择呢?  

而且在一些特殊的情况,假设两个红烧内战,双方血量都是5,分别拥有两块地,这个时候的的资源转换是什么?如果对方下了一块山脉,然后没有施放咒语让过,这个时候如何判断,应该去主动打对面吗?  

以上,个人认为,这个公式以及《资源》的内容,对于理解万智牌是很重要的一环,但是对于更深一层次的思考以及实战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先抛开这个公式不谈,在我自己的经验里,我对于万智牌,尤其是薪传赛制有着如下两个重要的理解。也是我打牌的立足之本:我把他称之为“价值——应对”。 

 1. 价值 

在前文已经提到了,价值就是这张牌的重要程度。这部分很容易理解,一张牌的价值就是其在对局中的重要程度。好比在和掘密师的对局中,杰斯的价值就很低,但随着游戏时间的增长,杰斯的价值会慢慢变得比以前高一些。荒原在对抗奇迹时的价值也很低,而对于黑绿深渊,地套,以及大奥扎奇,荒原的价值就非常的高。而游戏的基础,如果把它放到数学上,就是把双方的卡组,手牌,坟场,血量大致定为一个数值。好比价值高的卡数值就是5,而价值低的卡就是1。双方谁的总体价值加起来高,就赢了。

当然,我们在实战当中不可能做到这么麻烦,万智牌也不是数学公式。人工评分也没有那么精确。那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我是奇迹,面对黑绿深渊中的亲信,那么这张亲信的价值我可以给到5,即使花六费硬拍一个终始,我也要杀掉他,不然这个亲信会给敌方带来更多资源,也就是更多的价值。但如果我是掘密师,一两张的卡差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我对亲信的价值可以给到2.5,斟酌一下再决定去不去杀,因为说不定掘密师踢几脚加个闪电击和亲信自己掉的血对面就被我打死了。掘密师就是典型的价值思路,我需要一个威胁,然后把你所有一换二,你有价值的东西,你可能创造价值的东西全部康了,你七张牌,总会有没用的牌,或者他们的价值随着时间而降低。  

而奇迹对战掘密师呢?假设前期对方出了掘密师之后,我们当然也要尽力解掉,但我们都知道掘密师是一个节奏类套牌。一回合的掘密师我可以给到5的价值,而五回合的掘密师我只会给到2,因为这时对手限制奇迹套牌的手段大大减少,如果奇迹血线不是很低,没有场面的掘密师和凉了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在这里提出一个重要的理论:卡的价值会随着时间的变动而增长/下降。这也就是打掘密师类型套牌的关键,只要拖到长盘,他卡组里面卡的价值,自然就会下降,也就打不过你了。而对掘密师的备牌局,换上去前期可以有效阻挡对面威胁的单卡,换下去杰斯等前期价值低的单卡,把对局时间拖长以等待对手的卡组价值自己下滑,则是利用价值判断来指导换备的思路。而如何判断一张牌的价值呢?这个就需要大量实战累积经验了。 

回到“效用>价值+交易成本”这个公式,我认为它用于万智牌的构组上就非常不错,换句话说,这个公式能评价一张卡能不能用。钨拉莫是张好卡,但是显然如果按费拍地十回合出,明显就不符合这个公式。因为前文提到了价值会随着时间下降了,这时候的钨拉莫加上十块地出他的成本,就远远低于他能够做的事情。但换句话说,如果围绕钨拉莫,用塔脉炉或者云际哨站去构筑一套牌,那么3-4回合的钨拉莫显然效用远远大于他的价值加上交际成本。再回到刚刚的价值理论,如果哨站和钨拉莫的价值各为4,那么我们卡组各投入四张,剩下的该如何分配?投入天堂鸟在这个游戏计划里明显不厉害,所以天堂鸟在这个卡组的价值只能定义为1。那么,投入可以配合哨站和钨拉莫的单卡明显就更为重要,比如乌金之眼,奥扎奇殿堂。所以只有钨拉莫和哨站,这个卡组同样不成立。你需要保持你卡组的每张卡片的价值都要相对比环境内卡组的高或者一致。 

 2. 应对 

先举一个例子,我在今年的GP多伦多第13轮的win-and-in上,遇到了这样一个场景。对方操作伊捷凤凰,而我则是洁斯凯控制。对方有着一张很久之前就卡在手里没有用出去的手牌,和一张刚刚抽到的手牌,场上两个横置的凤凰把我踢到了4。对方剩余10血,我的场上则是有两个迅咒,手里有第三个迅咒加上一些影响不大的牌。场上则是6块地,包括一张天界柱廊。此时要是想赢,应该怎么打? 

 以下是我的思考: 

对方手里用不出去的那张牌,最有可能的是闪电击或者一张备牌里的云散。此时我可以选择留费用变人地阻挡他下回合的凤凰然后剩余一血,但这样就输给了闪电击;同样我也可以选择迅咒返照闪电螺旋或者是流放来杀凤凰,但这样会输给云散。权衡利弊之后,我觉得在对方回合凤凰进攻的时候用闪电螺旋去杀凤凰是最好的打法。首先对方卡组有四张闪电击,云散只有二张,对方的坟场各有一张。闪电击在手里的几率比较大。其次假如我主回合解掉凤凰,不排除他用闪电击打脸加上新抓的一张咒语把凤凰再拉回来的可能,而如果我用变人地去阻挡,对方手里也可能会有换备没有换出去的闪电斧。如果真的是云散,那么我主回合或者是对方回合跳迅咒已经不重要了,都是输。  

在这个思考里,凤凰的价值显然是5,也就是我优先需要解决的目标,其次和凤凰并列重要的价值则是我的血量。如果我血量够多,那凤凰的价值就小了不少。究竟怎样打是正确的呢?  

这里再次提到我和朋友们讨论的时候经常提到的两个观点。第一个就是:在没有足够的信息面前,大部分讨论都是耍流氓。就好比我刚才提到的,一回合黑暗祭礼要不要fow?这个问题其实就很有意思,刚才我说了那么一大段讨论了要不要fow,其实说了那么多都是废话,因为我根本没有提到,风暴玩家对面是什么套牌,除了fow之外有什么手牌。而在这个场景我的思考中,我考量了到了对手备牌的可能性,以及对方卡组常规的构筑,从而对对方手牌进行了一个合理的范围猜测,最终得出结论。所以,在万智牌这种信息不对等的游戏环境之下,想正确做出抉择,需要把所有能利用的信息收集之后再说——即便如此,你也未必做出正确的结论。 

而第二个观点是,利用正确的牌去应对正确的牌。听上去有点玄乎,但我也正认为这是摩登还有薪传的分水岭。因为在摩登中,cantrip的效率很低,解决威胁的手段更是比较单一,所以遇到这种情况相对少,很多玩家也不会去考虑这些,因为康一个生物和流放一个生物其实差别不是很大。 

但是薪传就不是这样。在奇迹与蓝白剑的主牌局对局中,假设双方资源都够多,那么奇迹牌手该不该用fow去解蓝白剑的生物?我的主张是:除非快死了或者对方快没有资源了,否则奇迹牌手都不应该用康去和蓝白剑的生物做出交换,因为奇迹主牌局有4个化剑和3张终始,如果把康用在生物上,那么则会缺少解牌来应对对于这个对局至关重要的旅法。正确的方法是利用cantrip找到生物杀,杀掉生物,然后优先比对方结算自己的旅法。而这种正确的应对方式,也是我打牌坚持的原则之一。即使我握着fow被tnn踹了7脚之后死掉了,我也会坚持这种“应对原则”。因为给对手结算tnn我往往还有6个回合左右的喘息机会,而如果对手结算了杰斯,我可能两三个回合之内就会败下阵来。  

《资源》中,王昊对战徐涛涛的例子就比较经典。徐涛涛认为十手的价值优先于三定,所以留了衰败准备砸十手。这就是我支持的一个利用正确的应对去解决正确的牌的例子。虽然后来徐涛涛连续神掏有运气成分,但是,我从来不避讳提及运气。运气往往是任何游戏之中的重要因素。就好像麻将一样,除了现货之外,没有绝对的安全牌。而根据牌山以及场上副露去推导出听牌以及和牌自摸的概率并且加以利用,这才是正确打法,在此之外才应该把剩下的交给运气。 

延伸一下,万智牌和麻将,德州等等都有相近之处,都是不完全信息类游戏。什么意思呢?你只知道对方的一半的信息,更多的还是需要凭借经验去猜。为什么德州的打法和风格从上个世纪到这个世纪一直在变动?为什么现在的人们还在津津乐道的去讨论德州?照理说一副扑克牌的游戏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已经早就被开发完全了。而我认为,正是因为你是与人博弈,所以游戏策略才在一直变化,对抗类游戏才如此的有趣。换句话说,为什么alphago在围棋界可以称霸,而就没有个alpha万智或者alpha德州(编辑注:感觉也快了),原因就是围棋是信息对等的游戏,只要输入特定的程序,人脑的计算量不可能超过电脑。而万智牌或者德州就不一样,在德州里,AA是最强的手牌,但是随着公共牌的出现,AA的强度会逐渐的下降,甚至输给27。那么难道在转牌出现之前,allin来保护价值就是最好的打法吗?显然不是。而万智牌也是同理,一种牌百样打,只要有道理,我觉得就是一个可取的打法,每个人也有不同的风格。在比赛时间倒数5回合的时候,有人风格激进,喜欢往胜利打;有人风格保守,喜欢往平局的方向打。这其实都是可取的。再拿德州来说,同样的牌,在赌注为一百和赌注为一百万的时候,打法也会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风暴是薪传最难套牌之一,很多时候,你错的往往是一念之间的抉择,而风暴正是比一般套牌多了无数的抉择。 

 而回到文章开篇的案例:双方红烧,各剩5血,对方下了块山脉没动作,我应该主动打对方血吗?  

这个案例其实很有意思,因为给的信息足够少。我们只知道对手有3点法术力,而我们只有两点,在这种情况下,对手选择了让过。从这些非常少的信息中可以得出,对手没办法在这回合稳定对我们进行斩杀,因为双方血量一样,双方都必须要在堆叠之中在对手的致命咒语之前结算自己的才行;而在双方法术力基础相同的情况下,很明显谁先动手谁吃亏。  

在没有说明是摩登还是薪传的基础下,根据这些条件思考得到:既然对手没有打,那就说明他没办法这回合稳赢。也就是手里没有至少2瞬间+1法术烧。如果是薪传,2块地最多可以打出3个瞬间,也就是两张闪电击加上一张火焰冲击波,但对手没法稳赢就说明他手里没有四张烧——为了简化,假设双方都没有火焰冲击波这张卡。那利用前面的结论,这个时候我们会把山脉的价值定为最大,只要我们的回合抽到一张山脉,我们的牌总价值会比对面的大。如果手里的烧有三张,打就对了。而如果对面用烧来打你,这时候又能得出什么结论呢?有三种情况: 

 1. 2瞬间+1法术烧 

 2. 1瞬间+2法术烧 

 3. 1法术+1高价值烧 

 首先,第一种情况,你无论做什么,响应与否都是死。

 其次,第二种情况,你响应第一个法术烧,就可以活命。 

第三种情况,什么是高价值烧呢?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就单指闪电螺旋了,一张卡可以带来6点血差,这种情况下你响应才会输,而不响应在下张牌抓到地的时候还有机会赢。 

 而这种“价值——应对”的理论又有什么作用呢?很简单,如果对面不是摩登红白烧,那第三种情况自然不存在,如果对方是红白烧,而且剩下一张手牌,那么可以非常确定对方手里的最后一张就是闪电螺旋。而对手是摩登红白烧,又持有两张手牌以上,应该怎么应对呢?很简单,看看对方坟场,算算对方手里还能有几张高价值单卡,这种情况显然闪电击这种1费打3的瞬间烧价值较高,然后看看自己坟场,想想对方如何思考。 

但不得不提,这只是一种通过有限的敌我双方之间的情报来推测出打法的思考模式,可能发生的情况还有一种,就是对手手里面什么也没有,你的对手,很可能只是一团空气。万智牌,很多时候,你只是在和空气作战。而如何利用思考模式战胜空气,也就是我这篇文章的主旨。 

总结 

 1. “价值——应对”理念可以应用于薪传以及万智其他赛制的思考。 

 2. 对价值高的牌优先处理,对价值其次的牌,利用正确的方式处理。 

3. 对于如何计算价值高低,游戏外要根据经验与测试,游戏中要根据场面以及所有已知信息去判断。  

4. 价值是会随着游戏的进程以及其他因素而改变的变量。  

5. 对于一些场景的探讨,尤其是薪传赛制,信息充分最为重要。信息不足可以去思考,但是必须进行有效的探讨去获取充足的信息。例如红烧和风暴的案例,其实更多的是一个思考的延伸,对于实际情况怎么去打,还是要更充足的信息才行。后记  

就像《资源》中提到的,“你要坚持一些原则,这些原则一定是正确而且经典的,你可能因为坚持原则而输掉一些对局,但长此以往你会赢得多。”这篇文章写得比较杂,更多的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思考模式,同时也可以说是对《资源》一文进行的延伸和补充。对于本文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实战中出现与“价值——应对”这个理念相悖的情况,希望大家多多探讨不吝指出。 

感谢阅读。 

本文版权归旅法师营地所有,未经本网站与相关作者允许禁止转载。

最新回复 (0)
    • 万智烽火
      2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