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在19年奥赛的一点回忆

伊面德克 2月前 342

用的套牌是结界师,生机祈愿版本。我在TC Decks还见过安息头盔的版本,放弃了备牌的工具箱,并且我的队友讲这次奥赛他也见到了这种版本。但是我还是喜欢有生机祈愿的。虽然带了生机祈愿备牌局就很纠结,不知道有些东西是换进主好还是留在备好,因为生机祈愿找生物出比绿阳多付1、比生拍多付2,就像集宝奥夫要卡对面,一回合加速二回合去祈愿找肯定也是下不来的,但是换进主又只抓了祈愿的话就很难受,有(在备牌能找,只是比最优情况晚一回合下)总比没有(躺在牌库出不来)强。

之所以是回忆,是因为才过了9天,有很多细节就已经都记不住了,所以不能是战报。如果有我的对手发现说的有些东西有错,还得麻烦指出一下。如果我想的有问题,也请论坛里的朋友们讲讲,好改。


赛前,在宾馆和队友讨论备牌,讨论完了还测,测完就三点快四点了。

预测主流可能是四套:各种掘密师、奇迹、深渊、风暴。不过去打了之后就发现这个想法是十分错误的,这点五牛鬼蛇神太多造价又一个比一个高,参加奥赛的牌手们大抵还是都会拿自己的拿手套牌上,而不会临时换“强牌”去打。

队友看了一遍我的备牌,说荒原没有啥用,还不如下掉换个风暴康(他可以借我一个)打风暴,因为我打风暴一点抗性都没有。我说风暴康又不能被生机祈愿找出来,备牌局只有一个换上来感觉作用也不大啊,遇到风暴该死就死了,于是最终还是留下了荒原。虽然我也不知道荒原打什么套牌特别好使。

队友是掘坟,考虑在虔诚寂静和清朗里做抉择,因为觉得会有很多神器套牌,最后决定全上清朗。然后就是要不要上夜之惧,我说我感觉不会有很多DNT,可以不上,但是上个杀戮不错(个人感觉,当时也讲不出道理)。最终因为备牌位置不够,要用流浆和清棺打内战,还是没有上杀戮。

有个趣事是第二天早上起来,队友说做噩梦梦到被三定红暴打,我说哪来那么多三定红,我俩打完可能都遇不上一套。结果我第一轮遇到三定红,他第一轮遇到DNT,以为没有什么套牌,就遇到了什么套牌。

那么备牌抉择确实,我应该下了荒原换打风暴的东西,我也确实一回到大连就把荒原和庇佑神使(这个破人从我把他加进备牌就一次没派上过用场)换成了两个夏色帘幕。掘坟在没有很多内战的情况下,也应该把清棺换成杀戮,我回大连打了一次摩登才突然反应过来我当时为啥下意识觉得杀戮好夜之惧不好,因为小母和曾哥都是2屁股人啊。但是清朗是对的。

 

比赛的先后手情况、换备和一些比赛细节的记忆都已经很模糊了,描述可能有些错误。

 

第一轮,对三定红,OXO

我应该是先手,下树林贴个皮过了。对面上来拍了个山脉,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全是飞个猴子圣杯封1我去世了,同时想起了队友说的被三定红暴打的梦,还好对手喊了过。我亚格斯咒术师贴皮过,对手则是下个地下个玛珂然后出了大茜卓,被我遗忘轮扣走。之后对手没什么威胁,我运作了一段时间后拍下了艾蕾侬同时场上还有两个咒术师,对手跑了。

第二盘被闹事头和俩司凯族狂战士骑脸,象草也无法让我不被司凯族狂战士烫血,迅速倒下。

第三盘又到我先手,对手接了个稍慢的起手,应该是一回合下山脉喊过二回合红月,之后才有圣杯封1。我顶着红月和杯子玩了几回合,对手也有点爆地的样子,过了一会才抓到红交汇清了我场上两个咒术师,再老年烈焰术士造了两个崽。我砸完红月下虚位印记造了五个天使,到对面出了个闹事头五个人all in各撞在我一个天使上,下巨茜卓扫3扫完了我的天使。到我我用遗忘轮扣了巨茜卓,又造了一些天使出来,对手看到大势已去就投了。

这个对局应该是换进了暮秋骑士、夸萨群法师、加达提格。

 

第二轮,对铁木尔掘密师,OXO

我应该是先手,下树林贴皮过。对面还觉得很稀奇,跟我说我这个套牌第一轮居然赢了,有点本事,然后下地沉思。接下来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看记血纸应该是对手被我象草卡了费,只有一个大鳖踢了我3脚被我遗忘轮了,然后拿个闪电击把我打到3,没有等来下一个闪电击就被我踢死了。对手的血量有一段是掉4、掉3、掉3,大概是变成麋鹿的唤终巨人打出来的吧…….

第二盘卡地了,就一个树林在场,出一个咒语康一个咒语。好不容易来个地还是个圈,当场被炸,迅速倒下。

第三盘,对手很快在场上站了两个4攻鳖和一个翻面掘密师,不过还是被象草卡了费,每回合只有一个鳖在打我,我被打到11之后发现对手只有一张手牌并且地全横,而我即使不抓地也能产8费,非常兴奋,直接就抓牌了,忘了象草和米丽的巧计在维持有异能,于是象草炸了,也没有看三,虽然这个象草本来就是要炸的,但还是巨包……接下来我绿阳X=6找出换到主牌的龙王卓茉卡,对手没法处理,投了。

这个对局应该是换进了两个窒息和白绿龙王。

 

第三轮,对tin fins,XX

焦点桌现场直播丢人,不堪回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视频出了之后去看看我是怎么挨揍的。我甚至回去的火车上才知道这套牌叫tin fins……

第一局对面先手,看了录像之后发现我起手是三个地、绿阳、生机祈愿、风采、野地丛生,还不错的。对手胡了,先揭开真相看了一眼,直接启动掘出边哥打了我一脚抓了一把牌,然后看走野地丛生,下回合玛丽雷基来了,倒。

第二局挣扎了一下,拿金针人扎了边哥,然后对面拿生机祈愿找了一个病害怪,给我金针人干死了。我又找了个卡拉卡斯出来弹边哥,到对手回合掘出边哥抓十四被弹,弹完就拿金针扎了卡拉卡斯,反手拍下黑暗深渊吸血鬼豆一拔直接出玛丽雷基。

到我抓牌,没有抓到象草,我好像死了。

等等,我备牌里还有个暮秋骑士能回4血,我还有一个抓象草的机会。

接下来上演了tin fins名场面一回合打27,我躺下了。

打这套牌的时候换备思路比较乱,我以为他是“黑绿深渊掘坟”,就把打深渊和掘坟的东西都换进来了,应该是有渡亡仙灵、金针人、加达提格(目的是防虔诚寂静和活旺之力)、集宝奥夫(主牌局看到对面狮眼),并且根据之前打黑绿深渊的经验留了卡拉卡斯在备牌,这样能在二回合玛丽雷基骑脸的时候保一下命。

 

第四轮,对TES,OXX

大劣对局终于来了。

第一局对手手牌不太好,用抓牌咒语调整了一会之后净空繁殖地搓了12个鬼怪出来,被我象草卡住,直接跑了。

第二局,对手调整了一会手牌,然后祭礼祭礼倒胃口搓了一波,红愿找卷须,我死了。

第三局,对手第二回合把倒胃口抓上手了,祭礼祭礼倒胃口搓了一波,红愿找卷须,我死了。

这打TES两回合就死了,好像没有什么生机祈愿找出加达提格或者庇佑神使之类玩意保命的机会!保住命的方法除了备牌上手往下拍,是不是只有一回合加速二回合绿阳X=2找绿色hate人啊,因为生机祈愿自己就要用两费,把hate人放在备牌两回合去找已经处于来不及的状态了,所以把加达提格、集宝奥夫之类的人换到主牌应该没有问题?

 

第五轮,对大黑掘坟挂深渊,OO

第一局对手直接掘出伊美黎之盾艾欧娜喊绿,被我遗忘轮扣住。后面我又用埃斯特里德的祝愿(这是个蓝色结界,可以复制一个我的结界,维持的时候能自己弹起来再进场)复制遗忘轮扣了一个莲花瓣。接下来对手掘出灰灭骑兵放逐了我的遗忘轮,艾欧娜回场喊白。到我我出第二个祝愿复制现在是遗忘轮的祝愿扣住了艾欧娜,然后用遗忘轮扣住了灰灭,对手见大势已去,跑了。

第二局对手直接祭礼出了……腐臭帝王龙。两脚14血,打得我快死了,还好抓到了象草让他不能再打我。接下来对手活尸法掘出了边哥抓7,剩下5血,抓的看起来不是很好,到我我用遗忘轮扣走他的边哥之后就投了。

只换进了渡亡仙灵,虽然根据和队友掘坟打的情况特别需要激进调度起手就有渡亡仙灵,不然极易暴毙,不过这局并没有特别激进地去找,所幸赢了。

 

第六轮,对全能教诲,OXX

第一局应该是对手先手,直接教诲,不巧的是我手上有一个遗忘轮,进场异能指了全能,对手响应异能,用蓝愿找出了克洛萨之攫,把我遗忘轮砸了,离场异能结算了,然后进场异能结算了,把全能扣住了……之后我趁对手玩出事,运作了一段时间,出了白绿龙王、单独拘禁、虚位印记,对手再全能大姐的时候我已经一场东西,并且处于下一脚就踢死对手的状态。接下来对手拿起单独拘禁看了半天,叹了一口气,说我就算打了也没有伤害啊,跑了。

第二局,第一个全能扣住了,第二个全能没扣住,出了大姐清场,我投了。

第三局,对手一直没有教诲,我手里捏着暮秋骑士,场上有一个集宝奥夫(我确实看到了对手的莲花瓣,不过感觉上集宝奥夫对全能教诲的限制并不是很大)一直在踢,踢到对手还有11对手终于教诲出全能了,我暮秋进场异能指全能,对手响应蓝愿找炎灵远虑,炎灵远虑找脑激冲动蓝愿,冲动应该是看到了大姐拿到手上,脑激把大姐放回去,再蓝愿找放蚁咬人,最后放蚁咬人。

其实这时候我还没死,我牌库里也有大姐,于是我开始一张一张翻牌库,翻一张就在纸上记减1血。翻了20张,还是没见到我的大姐,被击毙了。我现在还记得,我会在负6血时把大姐翻出来。

换进的备牌应该是暮秋骑士、夸萨群法师、集宝奥夫、大姐、卡拉卡斯。

我放进大姐本来想的是教诲出来反打,但是现在看只能防一手放蚁咬人,即使上手教诲出来,对手的大姐也会直接施放在额外回合打我一脚歼灭6,所以换上大姐的意义反而不是特别大?卡拉卡斯同理,即使我回了大姐,对手依然可以拍下来。

 

第七轮,对DNT,OO。我和对手都是3-3,都已经飞了,但是还是决定玩一会

理论上是大劣对局,结界师十分惧怕莎利雅和港。

但是第一局对手接的应该是瓶子小母曾哥起手,没有莎利雅。我顺利运作起来并且生机祈愿找出集宝奥夫锁了瓶子,对手颅击槌打了我两脚之后被我扣走了病菌,场上只有曾哥小母。接下来我用唤终巨人加一个贴地的皮扫了场,对手收了。

第二局对手仍然没有莎利雅,甚至没有港,只有荒原,荒原打结界师效果近似于荒野……没有被限制住法术力,我第二回合就绿阳找了集宝奥夫,并且很快拍下了虚位印记。对手抓到化剑去化集宝奥夫让自己的瓶子能动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我造了一场天使结束了比赛。

对手第二局是没有换下金针人的,结界师这个牌没有东西能被扎,所以它只是一个两攻人。金针人应该换下,但是留下了,可能确实没有什么对付结界师的好备牌能换上来。我换上了集宝奥夫、暮秋骑士、夸萨群法师。


最后结果是4-3,应该是31名,就第一次参加大比赛来说,还行吧。感谢奥赛提供了每年一次的让我这种不愿意跑远路的人参加点五大比赛的机会。

最新回复 (7)
  • 伊面德克 2月前
    0 2
    1树林821埃斯特里德的祝愿2
    2支流122咒术师的风采4
    3热带岛123单独拘禁1
    4大草原124虚位印记1
    5撒拉的圣域225生机祈愿4
    6风袭荒地226绿阳当空2
    7新绿陵墓127  
    8繁茂丘陵128  
    9雾漫雨林129  
    10赫利欧德慨赠厅130  
    11唤终巨人131  
    12亚格斯咒术师432  
    13象草433  
    14理想境蔓生434  
    15野地丛生435  
    16丰足成长436  
    17遗忘轮237  
    18斥逐238  
    19大地封印139  
    20米丽的巧计140  
    1万世创伤伊莫库9非瑞克西亚断念妖
    2大修道士艾蕾侬10集宝奥夫
    3龙王卓茉卡11邪术寄生虫
    4渡亡仙灵12卡拉卡斯
    5庇佑神使13荒原
    6暮秋骑士14窒息
    7夸萨群法师15窒息
    8加达提格

    牌表如上,其中庇佑神使和荒原现在已经变成两个夏色帘幕了

  • 0 3
    你好,我是你第六轮的全能教诲对手......的队友,也许应该可能是外围赛第一轮的对手
  • 伊面德克 2月前
    0 4
    您的好友珊瑚 你好,我是你第六轮的全能教诲对手......的队友,也许应该可能是外围赛第一轮的对手
    我没去打外围,看来那位结界师可能是我的队友说的另一个结界师了。不过这牌打妖精也是奇劣无比,该说还好没有遇到吧......
  • 枕妞臂 2月前
    0 5

    原来是朱兄弟,感谢你给meta增加了丰富度:)  另外,我在解说的时候念错了你的名字,抱歉啦!下次一定注意~

  • 0 6
    我是第六轮那个教诲
  • 伊面德克 2月前
    0 7
    世界第一姬厨 我是第六轮那个教诲
    您好您好。我打完之后觉得全能教诲思路是不是绝不会教诲全能以外的东西,换上卡拉卡斯是没有意义的;然后全能教诲不是特别依赖神器产费,集宝奥夫意义也有限。所以这两个东西都不应该换上来?
  • wawa 2月前
    0 8
    伊面德克 您好您好。我打完之后觉得全能教诲思路是不是绝不会教诲全能以外的东西,换上卡拉卡斯是没有意义的;然后全能教诲不是特别依赖神器产费,集宝奥夫意义也有限。所以这两个东西都不应该换上来?
    jb奥夫应该是没什么意思 但是卡拉卡斯我觉得换进来也不是不行 因为对面毕竟也有裸show出一摸哭的可能吧
    • 万智烽火-万智牌薪传
      9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返回
发新帖